ror体育app官网入口,ror体育_物流公司投保货运保险的执法风险及建议

第|条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以下简称“货运保险”)是裘家华叶辉公司的合资企业,适用于国内水路、铁路、公路或联运。

本文摘要:第|条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以下简称“货运保险”)是裘家华叶辉公司的合资企业,适用于国内水路、铁路、公路或联运。

第|条国内水路、陆路货物运输保险(以下简称“货运保险”)是裘家华叶辉公司的合资企业,适用于国内水路、铁路、公路或联运。是指被保险货物在保险责任范围内遭受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时,能够获得经济补偿的保险。因为货运保险的保险期是货物的运输期,从货物离开发货人的最后一个储运地点开始,最后到达收货人的指定地点,所以每次发货都要开具保险合同是不划算的,所以保险公司往往会和物流公司签订《货运险预约保险协议》,而不是每笔业务都要开具一份货运保险单。

《货运险预约保险协议》通常以一年为保险期,约定可保货物的种类,以货物的预计价格作为预计年保额,约定最低保费。保险期满后,保险人将根据被保险人在保险期内实际申报的保险金额调整保险费。

实际业务累计保费超过预付保费的,被保险人应当在约定时间内一次性支付保费。为了杜绝漏报,预约保险协议通常规定被保险人必须在装船前几天内申报或在装船后24小时内补报;如果没有申报,保险公司将拒绝赔付或按一定比例持有赔付。

但在实践中,物流公司经常会遇到与保险公司签订《预约保险协议》,装船前向保险公司申报,未能获得保险公司理赔的情况。律师接了一系列咨询案例:某物流公司作为被保险人,与某保险公司签订《货运险预约保险协议》,约定实际所有人为被保险人。因驾驶员操作不当造成车辆事故造成货物损失的,实际所有人应根据与物流公司签订的《运输条约》的分界在运费结算中扣除货物损失。物流公司向保险公司申请赔偿,保险公司以物流公司不是保险条约下的被保险人,无权索赔为由拒绝赔偿。

法院认为《货物运输预约协议》有效,同意原告(物流公司)为被保险人,被保险人为实际所有人。原告承运的货物因交通事故造成损坏的,实际所有人可以根据货运条约向承运人索赔,也可以作为被保险人向保险公司申请赔偿。

原告已经向实际所有人支付了货物损失赔偿。因此,被保险人已获得货物损失赔偿,不再有保险索赔的请求权。原告基于保险索赔的收益权不存在。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被驳回。

【(2017)胡0101民初30645、30646、(2018)胡02民军2551】物流公司投保货运险法院审理是否有误?保险公司是不是太不诚信了?还是物流公司投错保险了?物流公司应该如何制止执法风险?本文对保险实务和司法实务逐一进行分析。1.物流公司是否可以投保运费保险投保人是与保险人订立了保险条约,并有义务按照条约支付保险费的人。被保险人是指其财产或人身受保险条约保护并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人,投保人可以是被保险人。

根据保险法的定义,人身保险的投保人必须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工业保险的投保人可以对保险标的没有保险利益,只要是负有缴纳保险费义务的主体,就可以是投保人。从这个角度来说,物流公司当然可以投保运费保险。承运人对运费保险的保险也有相关的执法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1条规定“在工业保险中,不同的投保人会对同一标的投保。保险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在其保险利益范围内,依照保险合同要求保险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可以看出,司法解释承认
二、物流公司能否作为运费保险的被保险人。保险法确定发生保险事故时,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否则保险公司将拒绝无保险利益的赔偿。作为承运人的物流公司能否成为运费保险的被保险人,取决于其对被保险货物是否具有可保利益。

根据保险法,“可保利益是指被保险人或者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的法律认可的利益”,这是很有原则性的。如何具体认定法律认可的利益,引起了很大争议。第一种观点认为,不明确“法律认可的利益”是以所有权利益为基础的,承运人对货物的占有利益和货物灭失的责任利益应当属于保险法规定的法律认可的利益。

最高人民法院第四人民法院公布的关于如何确定海上保险利益的《涉外商事海事审判问题解答(一)》批复中明确答复“保险利益是指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的执法认可利益,即被保险人在对保险标的的执法中有经济关系。船舶所有人、船舶抵押权人、船舶保险人、买方、卖方、承运人、货物保险人和提单质权人均可作为被保险人。

承运人对被保险货物负有赔偿责任,导致其对该货物享有保险利益。”第二种观点认为“运费保险以在途货物为保险标的,其性质为工业损失保险,货物所有人对保险标的具有可保利益,因此被保险人一般应为货物所有人。

”发生保险事故时,承运人对受损货物没有相关财产权,因此不享有保险利益。”[见(2017)沪01第3496号],根据《保险法》第四十八条规定(被保险人对保险标的无保险利益时,不得向保险人主张赔偿),物流公司不能根据货物运输保险条约向保险公司主张赔偿。该函进一步认为,虽然物流公司没有货运保险所认为的保险利益,但保险公司作为专业机构,应该向上诉人披露,物流公司在货运保险下没有保险利益,因此无法获得保险利益。

现在,保险公司未能履行条约义务,导致物流公司误认为自己获得了运费保险保障,失去了投保合格保险的机会。对于物流公司根据保险法无法赔偿的信托利益损失,保险公司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上海保监局也持第二种观点。

沪保监(2016)262 《关于规范货物运输保险谋划有关情况的通知》号文明确“部门保险公司知道运费保险是一种物质损害。”险应由货主作为被保险人,但在条约订立时对上述事项不作见告,导致物流公司误以为其物流业务在保险起见获得了物损风险保障”“有保险公司片面追求规模导向,明知物流公司对货物没有所有权、不具有货运险项下的保险利益,在实务操作中仍允许物流公司作为货运险被保险人承保。”本状师认为否认承运人具有货运险保险利益的第二种看法值得商榷,一方面人为缩小了对保险立法的解释,执法上认可的经济利益并非限于所有权利益。

最高法院民二庭卖力人在出台《最高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时,对该司法解释第一条的解读是“实践中,产业的使用人、承运人、租赁人等非产业所有权人有转移风险的需求,可能向保险公司投保,有些保险公司虽然予以承保,但却在保险事故发生时以被保险人不是产业所有人、不具备保险利益为由拒赔,有违老实信用,不切合保险消费者的合理期待”。可以看出最高院的看法是认为承运人对货运险项下具有保险利益,而不赞成保险公司以被保险人不是产业所有人、不具备保险利益拒赔的做法。(2017)沪01民终3496号讯断书否认物流公司具有货运险项下的保险利益,却认为保险公司投保时具有过错,损害了物流公司的信赖利益,应当负担未能投保责任险而导致的损失。虽然讯断效果与具有保险利益是殊途同归,但本状师仍然认为该讯断对立法上“保险利益”举行缩小解释不能让人信服,又创设了一个保险公司对在投保时被保险人是否具有保险利益负有披露或者明确见告的义务,保险公司难以操作;同时论证上在不否认保险条约的效力的前提下适用“缔约过错”理论,逻辑上存在问题。

为什么不直接认可物流公司在货运险项下具有保险利益而要参照缔约过错认为保险公司应该赔偿呢?法院这一讯断实在是舍近求远,叙述上不能自圆其说。三、物流公司投保货物险的执法风险物流公司作为货运险的投保人,实践中有两种投保方式,一种是将货主作为被保险人;一种是将自己作为被保险人。

(一) 仅作为投保人,货主作为被保险人1.无法享有保险金请求权投保人是与保险公司订立保险条约,负有支付保险费义务的主体,被保险人才是法定的享有保险请求权利人。在此种保险模式下,货主才是享有保险金请求权的主体。

我国《条约法》中有关货运条约条款划定,承运人对运输历程中货物的毁损、灭失负担赔偿责任,除承运人能够证明货物的毁损、灭失是因不行抗力、货物自己的自然性质或者合理损耗以及托运人、收货人的过错造成的,可以说承运人负担的是一种严格责任。货物因交通事故等造成损失,实际货主可以依据货运条约向承运人主张赔偿,也可以依据货运险向保险公司理赔。实际中,货主相对承运人是强势主体,往往以运费作为抵扣赔偿;同时货运险设有一定的免赔率,被保险人自身需要负担一定免赔金额,货主往往选择向承运人主张赔偿。

物流公司作为承运人向货主赔偿后,是否可以向保险公司主张赔偿呢?保险公司通常否认物流公司的赔偿请求权,其理由是:货主已经从承运人处获得了赔偿,没有损失,丧失了向保险公司索赔的权利,也就不存在可转让的权利,而投保人自己不具备保险请求权。只管也有法院不认可保险公司这一拒赔理由,(2016)沪0101民初25936号讯断认为:《货运险预约协议》约定保险人放弃对投保人的追偿权,从双方缔约的目的看,若发生保险事故,由保险人向实际货主举行赔偿,并免去投保人相应的赔偿责任。如果如保险公司所称被保险人获得投保人赔偿后,被保险人的索赔权即将消失的话,则未能免去投保人的赔偿责任,与双方订立条约的目的不符;同时本案的货损已然发生,投保人已经对实际货主负担了赔偿责任,并获得了货主的权益转让,保险公司对原告承运人负担赔偿责任,并未违背保险法关于产业险的填补损失原则和保险利益原则。

反之,如果保险公司意见建立, 就只要坐享保费收益而无需负担保险责任的结果,显然与法相悖”。一审法院透过现象看“本质”,去探讨保险条约订立的目的,从价值取向的角度认为保险公司“坐享保费收益而无需负担保险责任的结果”的做法不应该获得支持,法官的勇气可嘉!然而却未能说明“与法相悖”的“法”详细是什么执法划定?或者仅仅是抽象的执法原则。在《货运险预约协议》没有明确载明条约目的情况下,且双方存在重大争议的情况下,去探讨条约的目的往往经不起推敲。上一级法院显然不认可这一看法,本案二审法院【(2018)沪02民终2551号】改判保险公司不负担赔偿责任,理由是:货物因涉案交通事故受损,此时实际货主既可以依据货运条约向承运人主张赔偿,也可以作为被保险人向保险人申请理赔,此两种权利属于同一目的下的请求权的竞合。

由于货运险遵循损失填补原则,在一种请求权已经弥补货主损失的情况下,另一种请求权不得重复行驶,且这种限制不会因为权利的转移而改变。当货主已经获得全部赔偿,不再具有保险理赔请求权,作为上诉人的承运人亦无从受让该权利。故对承运人提出通过实际货主的转让而享有保险索赔权的上诉意见不予采取。

上海高院的审判实践也持这一看法,(2016)沪民申1335号再审裁定书明确“再审申请人是系争保险条约的投保人,而非被保险人,故无权径直以被保险人因保险事故遭受损失为由,要求保险人向其支付保险赔偿金;再审申请人称已向被保险人举行实际赔付,被保险人将保险给付请求权转让其,其再以债权人受让人身份主张债权。但系争保险属产业保险,被保险人就其损失已从再申请人处获得赔偿后,无权再次要求保险人负担赔偿责任。

”2.面临被保险公司追偿的风险产业险的投保人投保时可以不具备保险利益,可以与保险标的没有任何关系,其自己不在保险保障的规模内。保险法例定“因圈外人对保险标的的损害而造成保险事故的,保险人自向被保险人赔偿之日起,在赔偿金额规模内代位行使被保险人对圈外人请求赔偿的权利。

”这里的“圈外人”是相对于保险人和被保险人之外的任何人,可以包罗投保人。2009年上海高院《关于审理保险代位求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一)》也明确保险人可以向投保人举行追偿。

固然,实践中也有不少“有履历”的承运人会在和保险公司订立的货运险协议中明确保险公司免去对投保人的追偿。本状师认为这种免去追偿约定不违反执法划定,是保险公司对自身权利的放弃,具有执法效力;如果没有这一约定,保险公司赔偿货主之后,仍然具有向作为投保人承运人追偿的权利。

(二) 物流公司同时作为投保人和被保险人物流公司作为被保险人,在形式上具备了保险金请求的权益,可是是否真正能够享受保险公司的理赔,还取决于其是否对货运险的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前文已经分析了,岂论理论上还是司法实际中,对这一问题仍存在较大的争议。本状师倾向于承运人享有货运险项下的保险利益,可是作为行业主管部门的上海保监局也发文认为物流公司对货物没有所有权、不具有货运险项下的保险利益。

因此,作为被保险人的物流公司还是碰面临着因无保险利益而被保险公司拒赔的执法风险。四、给物流公司的建议1.投保承运人货物责任保险或物流责任保险承运人货物责任保险或物流责任保险(两者在差别保险公司称谓差别,实质内容基本一致)是以承运人对货运负担的执法赔偿责任作为保险标的,物流公司对这一保险标的具有保险利益是无可非议的。

然而实践中,货物险的保费根据货物价款的万分之几到千分之三费率收取保险费;而物流责任保险的物流公司的预计年度业务收入或者赔偿限额来厘定保险费,往往比货运险保费高许多。从承保规模看,物流责任险不承保自然灾害、偷盗和不明原因的丢货等,对承运人来说,物流责任险性价比低,于是就大量选择通过货运险来转嫁运输中的货损风险。保险公司的业务员在销售保险时,也优先推荐货运险。

实际上,物流公司没有分清楚两个险种基础区别,物流责任险转嫁的是承运人的风险,而货运险转嫁的是货主的风险。因此,在经济效益可能和风险控制的角度讲,无论货主是否投保货运险,物流公司应该都应该为自己投保承运人货物责任保险。

2.物流公司投保货运险应注意的问题前文已分析,物流公司可以是货运险的投保人,可是如将自己作为被保险人可能面临着保险公司以不具备保险利益拒赔的执法风险;如将货主作为被保险人,又面临着如果赔偿了货主就无法向保险公司举行索赔以及保险公司赔偿货主后举行追偿的执法风险。据本状师相识,因为有了上海保监局【2016】262号《关于规范货物运输保险谋划有关情况的通知》,沪上风险管控严格的几大产业保险公司,基本上不接受物流公司作为货运险被保险人的投保方式,而要求物流公司投保物流责任保险。物流公司投保货运险,应该注意以下几个问题:(1)如果保险公司接受物流公司作为货运险的被保险人的,建议与保险公司在《货运险协议》或者《预约协议》中明确约定“属于保险责任规模的事故,保险公司不得以保险利益问题拒绝赔偿”。

发生保险事故导致货物损失,物流公司可以赔偿货主后以自己的名义向保险公司索赔。(2)如果保险公司不接受物流公司作为货运险的被保险人,约定的被保险人是实际货主。发生保险事故导致货物损失时,实时向保险公司报案,主动联系货主,引导货主向保险公司举行索赔而不是先行赔偿或者取得货主的授权,应以货主的名义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

如思量到客户关系等因素需要赔偿,也建议以垫付款的名义举行支付,因为一旦被保险人获得全部赔偿,就丧失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的权利。同时,在可能的情况下和保险公司协商,将“放弃追偿条款”写入《货运险协议》或者《货运险预约协议》。

本文关键词:ror体育app官网入口,ror体育

本文来源:ror体育app官网入口,ror体育-www.rahengxiang.cn